了解保健食品的功能

本文对2013年至2020年已注册的4620种保健食品的产品名称、保健功能、功能成分/标志性成分含量、主要原料等信息进行统计分析,汇总了各年份的产品功能数据统计每种功能成分,分析每种功能成分对应的产品数量,以及功能成分的检测标准,有望为保健食品中功能成分检测方法标准的研究指明方向。

菌类功效_菌类功效及营养价值_菌类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

数据来源:原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公布的保健食品信息数据库

查询日期:截至2020年3月1日

统计分析方法:Excel+SPSS 17.0统计软件

菌类功效_菌类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_菌类功效及营养价值

注册保健食品功能状况

2019年4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征求调整保健食品保健功能意见的公告》,将对保健食品部分保健功能声称进行调整或取消,并进一步研究论证部分保健功能。

功能声称中首批调整的保健功能包括免疫调节、抗疲劳、改善骨质疏松、改善胃肠功能、减肥、美容等。

被取消的保健功能包括改善皮肤油脂含量、促进生长发育、促进泌乳、抑制肿瘤、预防青少年近视等。

需要进一步研究论证的保健功能包括辅助降血脂、降血糖、降血压、促进铅排泄等。本文对2013年至2020年注册保健食品的功能进行了总结,列于:表格1。

表1 注册保健食品功能汇总

菌类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_菌类功效及营养价值_菌类功效

从表1可以看出,2017年之前,注册的保健食品主要是营养补充剂和增强免疫力的产品。 其中,营养补充剂和增强免疫力的保健食品占产品总数的41%。 产品占产品总数的25%。

近两年,增强免疫力、缓解身体疲劳、帮助促进骨骼健康、抵抗缺氧、帮助提高记忆力、帮助改善睡眠等功能性保健食品逐渐成为主流。

同时,从表中还可以看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征求调整保健食品保健功能意见的公告》中拟取消的保健品均为美容(改善皮肤油脂)含量)/改善皮肤油脂含量、促进生长发育/改善生长发育、促进泌乳等。功能性产品数量极少。

近年来流行的辅助降血脂、辅助降血糖、辅助降血压、辅助保护化学性肝损伤的保健食品数量也近年来明显减少。 这和公告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和论证。 保健功能是同一个方向的。

同时也可以看出,这几年流行的帮助调节肠道菌群、帮助消化、帮助保护胃粘膜、帮助调节体脂、帮助改善黄褐斑、帮助提高10大功能的保健食品包括祛痘、帮助改善皮肤水分状况、清润咽喉、改善缺铁性贫血、补充β-胡萝卜素等。近年来已经有少量产品出现,甚至几年没有产品。 审批情况与我国保健食品消费者消费更加理性、保健食品监管趋严等原因有直接关系。

同时,本节对这些功能的回顾也可以为后续推出综合保健食品和保健功能提供数据支持。

菌类功效及营养价值_菌类功效_菌类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

各保健功能声称对应的功能成分

保健食品的功能成分是其功能声称的载体。 同一功能成分可能具有多种不同的保健功能,多种不同的功能成分可能具有特定的保健功能声称。

通过查询保健食品信息数据库,对2013年至2020年已注册的4620种保健食品各功能对应的功能成分进行分类汇总,结果如表2所示。

表2 各保健功能声称对应的功能成分

菌类功效_菌类功效及营养价值_菌类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

本文将微量元素钙、钙、铁、锌、硒、镁、锰、铬、铜、钼统一归为微量元素类别(*),维生素A、维生素D2、维生素D3、维生素C 、维生素E、维生素B1(盐酸硫胺素)、维生素B2(核黄素)、维生素B3(烟酸)、烟酰胺(14种)、维生素B5(泛酸)、维生素B6(盐酸吡哆醇)、维生素B9(叶酸)、维生素B12(氰钴胺)、维生素H(生物素)、维生素K、维生素K1、烟碱统一为维生素(**),大豆黄酮、大豆黄酮、染料木黄酮、染料木素统一为大豆异黄酮(***),有目前已注册的保健食品功能成分有121种。

从表2可以看出,除了“补充矿物质和维生素”之外,“有助于增强免疫力”、“缓解身体疲劳”、“有助于抗氧化”、“有助于改善睡眠”、“协助减少六大营养素”。 “血脂”、“对化学性肝损伤的辅助保护功能”等保健功能,号称有更多相应的功能成分,说明这些功能在市场上比较受欢迎,其中大部分是植物提取物功能成分。这些功能成分在一定剂量范围内具有保健作用,但相应的保健功能和相应的功能成分仍需进一步筛选。

菌类功效_菌类功效及营养价值_菌类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

各功能成分对应的功能声称

产品数量及检测方法标准

保健食品的功能成分是指保健食品中含有的性质稳定、能够准确定量、与产品的保健功能有明确相关性的特征成分。 它们是保健食品质量的主要指标。 相应的产品数量也可以体现相应产品的市场认可度。

目前,我国保健食品市场质量参差不齐,市场鱼龙混杂,长期在低位徘徊。 一些功能成分缺乏检测方法是一个主要因素。 为保证我国保健食品质量,推动保健食品产业高质量发展,应尽快完善我国保健食品功能成分检测标准体系。

本文进一步梳理了121种功能成分对应的保健功能。 除微量元素和维生素外,其他功能成分根据其相应的化学结构分为脂肪酸、糖类、蛋白质、肽和氨基酸、益生菌等。 共有6大类,包括11种脂肪酸功能成分、17种碳水化合物功能成分、17种蛋白质、肽及氨基酸功能成分、6种益生菌功能成分、提取物。 功效成分达68种。

下面对各种功能成分对应的保健功能声称、对应的保健食品品种数量以及有无检测方法标准等进行总结分析。

1. 脂肪酸

本文总结了11类脂肪酸功能成分对应的功能声称、保健食品数量及检测方法标准,列于表3。

表3 脂肪酸功能成分对应的功能声称、产品及检测方法标准

菌类功效_菌类功效及营养价值_菌类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

从表3可以看出,只有γ-亚麻酸、共轭亚油酸、油酸三种功能成分有明确的功能声称,而大多数功能成分的功能声称较多,如亚油酸、α-功能成分等由于亚麻酸、磷脂、10-羟基-α-癸烯酸的功能声称有五种以上,而且这些功能声称的跨度也很大。 而且,与这些功能性成分相对应的保健食品还有大量。 过多的功能声称也被夸大,对产品和原材料本身产生负面影响。

目前,据了解,DHA原料仅以辅助改善记忆的功能声称进行注册。 今后,涉及其他功能声称的DHA保健食品将不再进行注册,因此相应脂肪酸原料的功能声称也需要考虑和确认。

同时,从表3可以看出,除γ-亚麻酸目前缺乏检测方法标准外,其他含有大量功能性成分的产品都有相应的检测方法标准。

2、糖

本文总结了17种糖功能成分对应的功能声称、保健食品数量及检测方法标准,列于表4。

表4 糖类功能成分对应的功能声称、产品及检测方法标准

菌类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_菌类功效及营养价值_菌类功效

从表4可以看出,粗多糖作为复合成分,其功能声称和产品数量最多,而一些小分子如葡萄糖胺、低聚果糖、低聚木糖、低聚异麦芽糖等也有更广泛的产品基础。 同时,该表还反映出,除低聚木糖外,大量产品中的功能性糖成分基本配备了相应的检测方法标准。 只是一些相对小众的糖类功能成分缺乏相应的检测方法标准。 这是需要做的。 待进一步评估后将进行标准制定。 同时,应加快制定低聚木糖检测方法标准,促进相应产品的正常开发。

3. 蛋白质、肽和氨基酸

本文总结了17种蛋白质、肽、氨基酸功能成分对应的功能声称、保健食品数量及检测方法标准,如表5所示。

从表5可以看出,除寡肽和蛋白质外,大多数蛋白质、多肽和氨基酸功能成分都有明确的功能声称。 其中免疫球蛋白(IgG)、胶原蛋白和几种氨基酸在市场上比较受欢迎,产品种类也比较广泛。 该分类中的每一种功效成分都有完整的检测方法标准。

表5 蛋白质、肽、氨基酸功能成分的功能声称、产品及检测方法标准

菌类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_菌类功效及营养价值_菌类功效

4.益生菌

六类益生菌功能成分对应的功能声称、保健食品数量及检测方法标准汇总列于表6。

表6 益生菌功能成分的功能声称、产品及检测方法标准

菌类功效_菌类功效及营养价值_菌类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

从表6可以看出,益生菌的功能成分基本与保护胃肠功能有关,对应的保健食品种类也与食品中最常用的两种菌种——嗜酸乳杆菌和双歧杆菌一致。 并且每种功能成分都有与其相匹配的检测方法标准。

5. 提取物

提取物成分是保健食品功能性成分的一大类,包括植物源提取物和动物源提取物。 本部分列出了对应的保健功能品种数量、对应的保健食品品种以及是否有检测方法标准等,汇总后的信息见表7。

表7 提取物功能成分的功能声称、产品及检测方法标准

菌类功效_菌类的功效与作用及食用方法_菌类功效及营养价值

注:*大豆异黄酮:大豆黄酮、大豆黄酮、染料木黄酮、金雀异黄酮。

从表7可以看出,除了总皂苷、总黄酮、总三萜、总蒽醌等复杂的混合物成分外,只有57%的功能成分有比较明确的功能声称,而43%的功能成分有超过2项功能声称,尤其是原花青素和茶多酚超过10项功能声称,针对这两种功能成分的保健食品种类也很多。 这势必会给消费者留下虚假宣传的印象,严重影响保健食品行业。 总体声誉良好,因此迫切需要对功能成分进行功能声称筛选研究。

另外,从提取物功能成分对应的保健食品种类来看,有腺苷、牛磺酸、原花青素、红景天苷、硫酸软骨素、β-胡萝卜素、茶多酚、三七皂苷等,保健食品种类繁多。每种功能成分对应的产品。 这些功能性成分大多来自植物提取物。 这与我国自古以来重视养生的传统文化以及药食同源有关。 中医理论和药膳治疗理论是我国的核心概念。 是功能性保健食品产业的重要理论基础。 功能性保健食品产业的发展具有西方国家传统无可比拟的理论和实践优势。

经过对现有国家、行业、地方标准和药典标准的梳理和比较,目前提取物中常见活性成分大多都有配套的检测方法标准。 仅有总三萜、总蒽醌、五味子B 13种功效成分:13种有效成分:枣仁皂苷B、五味子甲素A、二苯乙烯苷、丹参苷、大黄酚、β-谷甾醇、肉桂醛、氯化血红素、肉苁蓉总苷和1-脱氧野尻霉素。 缺乏检测方法标准。 这些功能成分中,总三萜、总蒽醌、氯化血红素、肉苁蓉总苷等产品数量较多。 应尽快制定相应的检测方法标准,以实现相应的产品。 质量控制。

综上所述,微量元素、维生素、总皂苷、粗多糖、总黄酮等含有多种功能成分,因此相应的保健食品数量也是最多的。 至于单一功能成分,硫酸软骨素、丙氨酸、葡萄糖胺、牛磺酸、原花青素、红景天苷、β-胡萝卜素、二十二碳六烯酸(DHA)、茶多酚、胶原蛋白等,还有大量与传统常见功能成分相对应的保健食品例如蛋白质和辅酶Q10。

从2017年开始,保健食品审评中心组织了一系列保健食品原料注册目录项目研究,其中涉及保健食品原料的功能声称确认。 从目前公布的征求意见稿来看,辅酶Q10、褪黑素、鱼油、破壁灵芝孢子粉、螺旋藻等保健食品原料仅有1~2项功能声称,这也体现了监管部门对功能性过多问题的重视。声称与当前保健食品的功能成分相对应,因此还是需要注意每种保健食品的功能成分的功能声称应规范,各生产企业也应根据功能成分的主要功能声称进行实事求是的声明。 不过度夸大产品功能,促进市场秩序规范化。

回顾和比较现有的国家、行业、地方标准和药典标准,目前大多数常见功能成分都有配套的检测方法标准,但仍有低聚木糖、总三萜、总蒽醌等。 、氯化氯高铁血红素、肉苁蓉总苷等市场认可度较高的功能成分存在检测方法标准缺失的问题。 需要尽快制定相应的检测方法标准,实现相应产品的质量控制。 而且,长双歧杆菌、乳酸菌、嗜热链球菌三种原料目前只有地方标准,没有国家或行业标准。 需要尽快制定相应的检测方法标准。

文章来源:摘自:兰涛,吴奇,赵林,等。 保健食品功能成分、功能声称及检测标准现状研究[J]. 食品工业科技, 2021, 42(1): 387-396. 图片来源:Maker Post 会员。

本文由食品新言主编韩峰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