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芝与屏风一项关于中草药与艺术的研究


清漆地百宝嵌松鹤插屏:中华屏风进化史
 

直到三千年前的周朝,屏风都是天子专用的象征物,表现名位和权力。通过漫长的演化,屏风扩展了防风和隔断的用途,进而成为美化空间和点缀环境的工具,一直在传承和发展。如今,围屏、座屏、挂屏、桌屏等形式层出不穷,而其中以灵芝元素来驱邪避灾的屏风占据了不少市场份额。

光耀中华,紫檀嵌百宝绿底花瓶插屏惊艳登场!

 

揭秘“文房十友”架构:石屏当之无愧 

在明成化年间,吴中顾元庆集合宋代林洪《文房图赞》总结的18件瑰宝,用“文房十友”架构重新排序,使大理石屏成为了“十友”之首。毛中书并列第二。从此,“文房十友”标配宛如家常,而石屏地位更是被进一步推高,成为收藏界中备受追捧的至尊佳品。

历史悠久的书斋屏风,早已不再只是简单的功能性隔断,黄漆嵌百宝博古图插屏再度把人们的视线吸引到了它的精美工艺和独特造型。

 

清乾隆,崇尚文化的时代,插屏成为书斋装饰的最高境地 

在明代的书斋中,屏风一般是实用性陈设,被用作隔断和遮蔽。虽然也有桌屏陈设在书桌上,但体积较小。但是,在清乾隆时代,推崇文化与艺术的风气兴起。插屏作为书斋艺术的最高品位,收到了极高的追捧和推崇。黄漆嵌百宝博古图插屏便是其中之一,它的独特造型和瑰丽工艺令人倾倒,成为了书斋收藏品中的珍品。

清代的书斋,不再是单调枯燥的学习场所,剔红百宝嵌鹤鹿同春桌屏让书房增添了一份高雅的气息。

 

观复博物馆,再现清乾隆时期的文化与美学 

清代的书斋不再是学习场所,而是高雅的文化聚集之地。剔红百宝嵌鹤鹿同春桌屏,为书斋增添了一份高贵典雅的气息。如今,观复博物馆再现清乾隆时期的文化与美学,让我们有机会欣赏到这件艺术品的独特魅力,以及清代文化的辉煌与传承。

祥瑞蕴含的艺术珍品:清代剔红百宝嵌鹤鹿同春桌屏 

这件剔红百宝嵌鹤鹿同春桌屏是一件陈设艺术品,摆放在书房的桌案上供人欣赏。由玉、朱砂、砗磲等杂宝组成的图案,形象地描绘了鹿衔灵芝立于苍松之下,仙鹤飞舞的祥瑞之景。 “鹿鹤”谐音“同春”,蕴含着祝福天下大同,万物欣欣向荣的美好寓意。

鹤鹿同春是古时候祝寿的常用题材,寓意长命百岁、福寿绵长。传说如果帝王治理得宜,白鹿就会出现,象征国泰民安、吉祥如意。因此,“鹤鹿同春”也代表了人类渴望和谐安宁、广泛繁荣的美好愿望。这件美丽的艺术珍品,不仅彰显了早期宫廷工艺美术的瑰丽魅力,也传递着它所蕴含的深刻文化内涵。

用剔红手法制作的百宝嵌御题诗松鹤延年图纹插屏,是清代宫廷工艺美术的杰出代表之一。

 

清乾隆时期的艺术奇观:剔红嵌百宝御题诗松鹤延年图纹插屏正面 

 

  这件插屏采用了剔红手工艺制作,由无数珍贵杂宝、琉璃珠、宝玉、金蝉等组成,构成了松鹤延年之图。松树是长寿的象征,鹤和松共同代表祝愿长寿和延年益寿的美好寓意。

  这件艺术珍品是清朝宫廷工艺美术的杰出代表之一,是清代艺术史上的奇观之一。它不仅展现了艺术家的卓越技艺和创造力,更传递了古代思想文化的深厚内涵,是中国文化遗产中的一颗璀璨明珠。

  不仅正面,清代宫廷的剔红嵌百宝御题诗松鹤延年图纹插屏的背面也同样精美绝伦。

  

 

清乾隆时期的宫廷珍品:剔红嵌百宝御题诗松鹤延年图纹插屏背面 

这件插屏的背面同样采用了剔红手工艺,用上等紫檀木为背板,选用珍贵宝石、玉石、琉璃珠等一百余种材质镶嵌而成,构成了花鸟虫鱼图案,栩栩如生。

这件插屏属于中国宫廷工艺精品,充分展现了清代艺术家在制作工艺、材料选用以及艺术创作等方面的独到见解。背面精美绝伦的设计,不仅增添了插屏的艺术价值,更为人们展现了中国宫廷工艺美术的卓越魅力。

这件砚屏是一件奇妙的艺术珍品,名为御题诗松鹤延年图纹插屏。

 

匠心独运:清代御题诗松鹤延年图纹插屏,珍贵材质打造白玉制品 

这件砚屏造型圆润美观,正面使用了白玉、翡翠、玛瑙、松石、螺钿等名贵材质,细致复杂地描绘宝瓶、灵芝如意、水果供盘等图案,且有玉制隶书御题诗文点缀。背面则以白玉、玛瑙、水晶、孔雀石、青金石、螺钿、象牙等材质描绘松树、仙鹤、灵芝、山石等图案。底座采用楠木镂雕如意莲纹,尽显匠心独运。

这件艺术珍品不仅是清代官府工艺的一件代表作,更具有浓郁的文化内涵。它不仅代表了制作工艺的娴熟与细致,更体现了古代人们对松鹤长寿与福寿延年的追求和祈愿,是中国文化的瑰宝之一。

故宫珍品:清乾隆时期象牙雕制海市蜃楼插屏

故宫博物院

这件珍品是清乾隆时期的象牙雕制作品,雕刻了细致的海市蜃楼图案,成为了故宫的一个亮眼展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