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6800年前人类就开始使用灵芝了!

现代研究发现,灵芝虽不能使人长生不老,却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具有补气安神、止咳平喘、益智的功效,可提高免疫力、抗肿瘤、保肝。灵芝除药用、养生价值外,在中国文化中也占有独特的地位,灵芝的形象是中华民族四大祥瑞之一“祥云”的原型,是长寿、吉祥的图腾,在民间应用最广泛。在器物上,灵芝印迹的出现与文化、宗教、医药、历史等因素有着密切的联系。正所谓万物皆有始,了解灵芝起源、使用发展的历史,对于重新认识以及了解中医药文化起源具有重要的意义。

 

对灵芝认识的发展
关于灵芝最早的文字记载可追溯到战国中后期到汉代初中期所著的《山海经》。在我国最早的药学著作《神农本草经》(西汉末年至东汉初年成书)中按照菌盖的颜色将灵芝分为“青(龙芝)、赤(丹芝)、黄(金芝)、白(玉芝)、黑(玄芝)、紫(木芝)”六芝,并详细描述了这六种灵芝的药性。《中国真菌志》第十八卷中收录了5属98种灵芝,中国药用真菌名录中收录了6种灵芝。十多种灵芝的药用价值已被开发利用,其中赤芝和紫芝为中国药典规定的灵芝药材基原物种。人们对于灵芝的认识和使用是一个渐变的过程。

灵芝的考古发现为我们填补了史前文字记载的空白,有助于勾勒出灵芝被发现、利用、辨证并逐渐演变的过程,而该过程也反映了中医药发生发展和演变的过程。

在现代灵芝研究中,可以通过灵芝属担孢子的外观轮廓、大小和纹饰等特征对灵芝物种进行区分。这种方法对于外观特征模糊的史前灵芝样本鉴定尤为适合。本研究首次通过扫描电镜观察史前灵芝担孢子形态,描述并鉴定了5份新石器时期灵芝样本,证实其均为现代仍广泛分布的灵芝属种类,且其孢子较现代灵芝小,推测可能与古今气温变化有关。

灵芝使用的起源
大量的长江流域考古资料已经证明了新石器时代农业社群充分发展,稻作农业已稳固建立,同时丰富的野生动植物仍是人类食谱的重要组成部分。

史前灵芝样本的发现将人类使用灵芝的时间推进到距今约6800年,为中国传统药物起源提供了实物考证。3个遗址均位于中国浙江省,分别属于河姆渡文化、马桥文化和良渚文化时期,距今4500~6800年,在农业起源中占据着重要地位。

同一地区3个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中的灵芝样本均为灵芝属真菌,推测灵芝在新石器时期的太湖流域分布较为普遍,且这3个遗址代表的河姆渡文化和良渚文化之间可能存在交流和传承,即对灵芝的使用,开始可能包括具有灵芝外观的所有灵芝,之后基于药用价值比较或者驯化栽培等因素逐渐确定为某个或某几个物种,随后逐渐传播,被多个文化时期的先民所利用。

在新石器时期的浙江地区,伴随着早期农业的形成,人们采集灵芝,用于食用或药用,由此开始了灵芝使用的历史。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逐渐挖掘其价值,并赋予其很高的评价,这与此后中国神话中轩辕受芝、神农采芝等存在着一定的关联性。

灵芝为何被称为仙草

灵芝被称为“仙草”,很大程度可能与巫有关。《说文解字》中说:“古者巫彭初为医。”历史学家周策纵认为,“巫最早使用药物,并把医术传给古代的君主与圣贤。”史前灵芝样本出土的同一文化层中还发现有大量的大型蝶形器、玉粒、骨锥等兽骨、鱼骨头、陶器以及祭祀用品。蝶形器和玉都是古代各部落的身份象征,玉也是巫觋通灵用的工具。巫觋在一定历史时期是氏族、部落、酋邦中各种职位兼任的最高统治者。根据灵芝的出土位置,其应属于地位较高的族长或巫的所有物,说明在当时社会,巫已经使用灵芝。

中国的许多神话和民间传说都与巫有关。宋玉《高唐赋》中提到灵芝是一种巫药草,人服用后会产生幻觉。《广雅·释诂四》云:“医,巫也。”巫是原始社会人们崇拜鬼神的直接产物。原始社会科技不发达,疾病问题不能良好地解决,巫通过祈求神明给人们希望,而灵芝则可能是早期巫用于治病救人的药物。这也符合后世流传灵芝可延年益寿,并将灵芝称为“仙草”的原因。